人大男生:找工作时 我觉得自己是条丧家之犬

工作地点:北京  来源:校园招聘网发布时间:09-01-16 流量人数:

长恨歌


摘要:大型的招聘会,基本是不用去的。大量的时间用在排队上,大量的体力用在挤兑上,好企业根本投不上简历,有些摊位不火爆,甚至还提供板凳的用人单位,都感觉太山寨了。

人生长恨水长东。


天早就黑了,宿舍的兄弟们都不在。


爽哥和Ray下午就去参加他们四川人的老乡会,因为据说今年新入校的几个小女生长得蛮漂亮,爽哥虽然烈士暮年,却色心不死,成天急吼吼地给同乡小师妹们无事献殷勤。对女生来说,特别是新入大学的小女孩来说,某些师兄可比后勤危险多了。只是可怜老实巴交的Ray也被爽哥硬拉去当幌子了,还得凑份子钱,啐!


罐罐应该是昨晚走的,加上今天一共有四天假期,他说要带她女朋友清清去武夷山玩。那么诗意的名字加上那么遥远的地方,让我感觉远在天边。这小子真是运气啊,什么都有了,家里条件不错,爸爸教授妈妈经商,女朋友漂亮温柔。靠!能在我们这个乌烟瘴气的宿舍出一个人才,简直可以评非物质文化遗产了。话说回来,人家过的那就不叫猪一般的生活,哪见过一只猪带着个美女元旦放假坐飞机从北京往福建飞来回的呀?羡慕ing~


剩下三位打算考研的老夫子过得可真是标准的猪狗不如的生活,号称学二楼的 “神圣同盟”,口号喊得个顶个的响,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在下面的凉亭里歃血为盟过。反正今天仨人还是道具齐全地赶赴旧图上自习去了,这学期开始他们就天天在旧图泡着,复习效果好吗?天知道。凌晨他们起了,我还没睡,我说我一个孤家寡人也没啥娱乐项目,要不大家晚上去喝一顿庆祝下新年?棍子直接给我甩一句:朋友还有10天了,放我们一条活路吧!我顿时囧成一团。而他们壮怀激烈地出门了,我便义无反顾地倒头酣睡。


心儿也不在。


她早就去实习了,现实一点,或者说,务实一点,有什么不好呢?她真是个好姑娘。


大学生涯结束前,我的最后一个新年。天上没有下雪,我没有兄弟,没有酒,没有女孩,没有爱,没有未来,甚至没有了期待。掀开窗帘一条缝,看着不远处,我的世界之外,那一群又一群喜悦的人。谁说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呢?我有些相信。但孤单的我却找不到自己在狂欢的任何证明。心里渐渐就生长出莫名的恨。


是的,我甚至害怕自己成为我们学校的马加爵,就因为这种莫名的恨。这个学校的男生女生,大概从没有给外界留下一个好勇斗狠泼辣刁钻的形象,包括什么宝马撞人案,和我经历过不计其数的球场纠纷中,都是弱势群体,难道要在我这里终结吗?可我到底恨谁?为什么恨?


我找不到工作。从夏天开始我就拿着家里给的生活费去白石桥上品折扣买了一身西服,加上衬衣皮鞋领带,一共花了两千左右。到现在几个月过去了,它们都安稳地躲在柜子里,还能值两千左右。雪白的衬衣坚挺的衣领,干净的仿佛不食人间烟火。


可我要食人间烟火,虽然我根本就找不到工作。申请学习保研的时候我的学分绩比罐罐低一些,可是仍要明显高过棍子阿宝Ray这帮整天浸淫网游的“屠狗辈”。偌大一个学院豪杰辈出,我的成绩在可保与不可保之间游荡,不幸的是今年和往年一样没有奇迹发生,我和罐罐从此人鬼殊途。在那之前我曾经设想过,被学校保研以后我低调接受,然后自己积极找工作,实习,毕业前突然宣布进入一家顶级公司,骄傲地拒绝龌龊的院长,和对他畏手畏脚的我的龌龊的学生时代,深藏功与名。结果一切都相反,生活太讽刺。


我不再和罐罐混在一起,虽然保他不保我并没有丝毫影响到我们坚牢的兄弟情谊,我不再整天想睡就睡,呼朋唤友。我开始向爽哥看齐,密集搜索就业指导中心和招聘网站上的每一条招聘信息,绞尽脑汁写自己的简历,希望得到任何一个招聘主管的重视。这个宿舍的主流是考研,老大、阿宝和棍子都选择“为人生一次性充好电,再投入无限的为人民服务当中”。他们还想过拉我入伙,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多一个人半夜起床去帮大家排队占座,每个人都多睡一天懒觉。我的做法是在老大告诉我当时就嗤之以鼻,然后在班级的QQ群里转发了这么一条“当年一流学生出国,二流学生读研,三流学生就业;如今一流学生就业,二流学生出国,三留学生考研”。引得几个潜水的女生发来捂着嘴偷笑的表情。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会像现在这么恨。我想争取做个一流学生,圣诞节前搞定一家中意的单位,然后坦然回家过最后一个年,最好能把媳妇带回去见父母,也算让妈妈安心。现在看来我做不到了,我已经把求职标准降低到“一家单位”,而不是“一家中意的单位“,投出去的简历仍然像石沉大海。现场招聘会只参加过2次,穿着笔挺的西服抱着一文件夹简历和材料的我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感觉那些招聘企业好像个个变成无缝的蛋,让我永远叮不到。以后不去参加这种大规模招聘会了,大量的时间用在排队上,大量的体力用在挤兑上,好企业根本投不上简历,摊位不火爆,甚至还有板凳提供的那些用人单位,都感觉太山寨了。


包括前几天,那个我憧憬无比,以为会跟我好一辈子的女孩悄无声息地用行动转换了她在我心中的角色,试用期都没开始的时候我已经被单方面通知中止恋爱合同了,而且申诉无效。我从没想过爱情死了该如何拯救,对工作和爱情的失败没有考虑周到,当挫折来袭的时候我明显措手不及。对不起我不想写这一段了,我只是满怀忿恨,不知道恨谁。


我该恨父母吗?他们没有为我安排好工作,安排好婚姻,安排好我的后半生。残忍的是很有可能他们会在我后半生最需要他们的时候离我而去。可是他们已经把最好的都给我了,并且不要求任何回报,我永远相信他们都是全心全意为我好的,我只能羞愧于自己不能回报他们分毫。怎么恨得起来?


我该恨学校吗?小学中学长期应试教育剥夺了我的兴趣,迈进大学门槛至今那种迷失的感觉并没有减弱反而加深了,到现在我那么多学分究竟有几分能够用在以后的工作中呢?其实我更感兴趣的是有没有一分是专门教我们找工作的。我在大学里耗费了青春和钱,得到的是危机感和满腔戾气,这样不好。但是确实有职业生涯设计这样的课程,讲得还真不错,师兄师姐们也已经证明专业基础对工作还是比较重要的,哪怕是我们学法律的。如果自己不努力,把责任怪到学校头上,那是懦夫。


我该恨这个宿舍吗?充斥着游戏、毛片、睡懒觉、垃圾和天马行空的闲谈。每个成员——包括保研的罐罐,考研的棍子、Ray和阿宝,找工作的爽哥,以及边找边考两面派老大和我——我们都觉得这种地方不适合生存。可正是我们自己造就了这种鲍鱼之肆的环境,何必晚上觉得爽白天觉得烦呢?远了不说这栋楼里至少百分之八十的宿舍跟我们宿舍大同小异,他们又是怎么生活怎么找工作的?


远处不知道哪里传来钟声,新年还是到了,我喷了这么多废话,没能阻挡时间前进的步伐。我听得见有人在欢呼,那是新年的钟声,还是我的丧钟?我好恨~


可我该恨谁? 



内容导航

  • 还没有相关文章
上一篇:没有了

文章评论

共有 最新评论共有 1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 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