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不醒的传销梦

工作地点:本站  来源:admin发布时间:08-01-26 流量人数:

裤子小姐,大家鼓掌。”
    啪啪啪啪!所有人鼓起了热烈的掌声。
    马颖继续说:“我刚和张艺谋喝完酒,匆匆忙忙地从白宫回来,刚下飞机,太累了。可大家好像不欢迎我,掌声在哪里?”
    啪啪啪啪!
   “尖叫声在哪里?”
   “啊啊……”
   “好,既然大家这么热情,那我就唱首歌给大家听。我刚刚在新加坡获得全球最不要脸奖,就给大家带来一首《今天》给大家,我们大家一定会像歌里唱的那样,为了美好的明天,奋斗自己的今天,对不对?”
   “对……”整个气氛热烈而火暴,似乎每一个家庭成员都沉醉在歌声里。整个演唱会进行到晚上9时30分结束。
    晚上10时,大家冲完凉后都躺在床上,振东一个人还在客厅里打手机:“麻烦你帮我查一下这个号码是哪里的。”记者听到他报出的正是记者存在手机里的杭州同学的号码,原来他们趁记者冲凉的时候已经检查过了手机。所幸的是,他们并不像有些传销组织那样没收手机。


    第2天:投其所好套近乎
    暗访记者起床时,同伴正在诵读“销售圣经”《羊皮卷》。早饭后,有人提出陪逛书店,这正是记者前一天透露的爱好之一。到了晚上,传销组织开始进行常见的“串网”活动,记者面试的事情也有了眉目。

    清晨从《羊皮卷》诵读开始
    8月18日清晨6时。一家的人都已经起床,马颖和乐乐在厨房做着早饭,燕子和句虹正在卫生间里洗漱,小强和马黎明正在诵读被他们喻为“销售圣经”的《羊皮卷》,这只是每天无数次诵读的第一次。
    这时早饭已经做好了,稀饭和昨天没有吃完的一些剩菜汤和剩饭拌在一起。饭后, 马黎明投记者“所好”,主动提出和记者一同逛书店。
    马黎明回忆,他去年从安徽师范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来这个“家”已经快一年了。大学毕业初,他在当地一所有名的中学谋了个代课老师的职位,还分了套房子。“那时我们一起毕业的同学都羡慕我啊。可是在那当老师,要代课满三年才能转正,工资也就那么一点。所以在那呆了几个月就不想干了。”后来他说在安徽大学的校园网上看到公司的介绍,就来了。“一开始还觉得有点不适应,感觉受骗了,但后来了解了,感觉挺幸运的,这么快就找到了奋斗的方向。很快做到了C级。”他说起来神采飞扬。他解释:“因为公司实行的是一种新的销售模式,叫单复式营销,具体情况你慢慢就会明白。一开始我也不理解,感觉不是传销吧?后来深入了解后,发现这是一个新兴的行业,是很有发展前景的。像我原来做老师,做到老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哪有在这里创业来得好啊。你来这没错。”事实上,这种传销方式正是国家工商总局打击的变相传销之一。


    说着他在超市门口付了4.20元,买了一把白菜和一根香肠,这些东西后来十个人吃了两顿。


    继续逛街,继续联欢
    下午2时,马颖和燕子又陪记者逛街。燕子人胖胖的,看上去很朴实。她说已经在外面打了9年工没什么收入,后来就加入了这个公司。
    燕子不紧不慢地说着她的过去:“我也没什么,小时候父母就分开了,家里也穷,没钱供我读书,我就自己出来找活干。记忆最深的就是上中专那几年,为了赚学费,我每天兼4份工。每天凌晨4点不到就起来买早点,因为刚开始不会嘛,油锅里的油溅出来把整个胳膊都烫伤了,洗碗洗得慢了还要挨老板骂。中午上完课去给人发传单,就是站在街上往人怀里塞的那种,有人在旁边监视着,偷不了懒。下午去做家教。到了晚上,还要去给一个老太太做陪护,那老太太脾气暴躁得很,没人能做到3个月以上,我给她做了两年的陪护,后来她都舍不得我了。”

  “那你后来怎么又到这家公司里来了?”
 



内容导航

  • 还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共有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 我要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