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屋檐下

工作地点:本站  来源:admin发布时间:08-01-26 流量人数:

昨天中午和同事们说起关于孩子的事情,偶然扯到户口问题,一同事告诉我,集体户口
是不能挂靠的,也就意味着BABY出生后,并不能随我的户口落在上海。这一点我还没考
虑到,我只知道上海出台了新生儿可以随父亲户口的政策,可不知道有这样的限制,如
果是这样的话,其实H也是单位的集体户口,而且她早已从原单位辞职,那么我们未来的
孩子,将是哪里人呢?

这真是个严肃的问题,尽管孩子的户口还是个没有提上日程的事情,但未雨绸缪,很多
事情还是先搞清楚为好。我找到上海市公安局的网站,看到了他们关于户口政策公开的
内容,并没有提到集体户口的问题,政策所列出的条件非常简单方便。同事告诉我事实
上他们不是这样的操作的,我于是打电话过去咨询,接电话的女士极为不耐烦,告诉我
集体户口是不能带小孩户口的。于是我告诉她,我从网上看了有关政策的说明,并没有
提到这些内容。她说,网上的内容怎么能随便轻信呢?我说,我看的是上海市公安局政
策公开的内容。她更不耐烦了,说实际的操作不一样的,然后就把电话挂掉了。

这让我更加愤怒,既然网上不公开真正的办事细则,那网上公开的内容让谁看的?仅仅
是蒙骗公众或取悦领导吗?事实上,由于在政府部门工作,对政府的行事作风是有所了
解的,这种事情是很正常的,许多政策在实际操作中有着太多的壁垒和障碍,都是一些
冠冕堂皇的原因,你即便怒发冲冠也是没用的。

同事给我出主意,说我可以先买房子,然后把户口迁出来,就可以了。我说现在没钱
买,而且目前房市观望气氛浓厚,怎么可能这个时候决定买房呢?他们又说可以在上海
亲属或者比较好的朋友(有房子加上海户口),然后把户口先迁到他们家里去。后来发
现这个渠道也不容易,因为公安局在实际操作中严格把关,只有直系亲属才可以,除非
你有不同一般的关系渠道,那另当别论。还有同事说起目前上海蓝印户口的事情(即以
前的上海居住证),其对象大部分都是有房的来沪打工者,这样的户口孩子也不能挂
靠。尽管目前已经废除了蓝印户口,但政策缺口并没有补上,等等。

关于户籍制度的评价我不想多说了,或许这是我们国情,户口与身份相连,与相关的福
利、优待政策相关,尽管造成了人为的阶层,城市与农村的对立,沿海与内地,小城市
与大城市,但或许也是我们不得已而为之,以单人之力,对抗一个制度是不会有什么效
果的,我不想做无用功。户口制度曾经影响了我们每个人,特别是从农村走出来,来到
大城市,其中的嬗变有着深刻感受,我和H有着更加特殊的情况。婚姻、工作、团聚、幸
福生活,户口无一不是障碍。

现在,随着社会流动越来越快,户籍制度已经在实际上起不到什么作用了,除了孩子入
学(那还是很久以后的事情),我想不起户口对人生有什么特别重要的意思。或许,在
很多时候,管理早已经跟不上了,因为它确实管不到什么人了,越是想遵纪守法的人,
越是被管的牢,这些所谓的法规,限制的从来都是良民,对于四处漂泊素无羁绊的人,
它几乎起不到什么作用,尽管有时它也会制造一些不愉快的麻烦。

分析的结果是我最好在年底前买房子。而目前上海的房市则处在一个僵持阶段,买卖双
方的对峙背后其实是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博弈。我对所有的评论、数据分析都抱怀疑态
度。上海的房子会跌吗?官方一直说涨幅趋缓,从来没说过会涨停下跌。暴涨或者暴跌
都不是政府所希望看到的,政府控制着数字和舆论,对民众的心理预期起着关键作用,
要看政府的态度了。政府面临着GDP数字压力,而房产无疑是巨大的拉升力量,政府和市
场规律,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到底谁能决定谁呢?市场的真相不是谁都清楚的,但政
府的态度却是明确的,符合老百姓购买力的房子,依然遥遥无期。

 


事实上我是个心态相当积极的人,我很少在困难面前心态灰暗。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前进
中的困难,这么多年我经历的坎坷和风浪有很多,艰苦的岁月反而磨练了我的意志。对
政府的不满,甚至对社会现实的失望,并不意味着对人生的消极。甚至可以说,我基本
上没对前两者有过高的期望,因为我深知政府的诟病,尽管我不是一个反政府者,我也
算不上坚定的支持者。我容易变得愤怒和偏激,在内心掀起波澜,但我也不会把它们在
不应该的场合尽情宣泄,它们有时反而会成为我工作的热情和不竭动力。我知道任何事
情都是事在人为,任何困难都是前进过程中的困难,阳光总在风雨后,多年来的经验证
明了这是必然结局。

上海屋檐下,把栏杆拍遍,吴钩看了,百般感受,万千滋味,几人能会?

中午吃饭的时候和一位处长一起吃饭,他说起某位市领导刚刚否定了我们提出的教育救
助中一项内容,对高中的贫困生不准备施行救助,理由是如果家里穷上不起学,希望他
们不去读高中而去就业!这算什么理由!明明是剥夺穷人受教育的机会嘛,我怀疑我们



内容导航

  • 还没有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共有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 我要说两句